好澳门正规博彩娱乐网站必赢娱乐注册送体验金 > 专题精选 > 关于外婆的澳门正规博彩娱乐网站

澳门正规博彩娱乐网站

童年是梦,梦出外婆的桥;童年是桥,接着未来的路;童年是路,使我们远离童年。童年是风,吹来朵朵天云;童年是云,化作新春的雨;童年是雨,滋润初生的花;童年是花,伴我暮看晚霞。

外婆离开人世的那个黄昏,外公在病房里陪伴着她走完了她生命的最后一段旅程。外婆临去前对外公说‘放学了’。一直假装平静的外公听完这句话后像个孩子似的大哭起来。葬礼结束后我问起外公这三个字的含义,外公告诉我说这是从前他和外婆还在上小学时外婆常说的一句话:放学了,我们一起回家吧。

有一天,我请了假,想在医院多陪她,他问我为什么没去上班,我说请假了。她很生气,用不大的声音说:你妈妈和外公(我妈妈的继父)都在,你请什么假,知道你工作很忙的,你不在别人还要替你干活,快回去,要不我真生气了。就这样,我不得不回去上班了。但是晚上或周末,还是我陪她。

渐渐地,外婆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了,淋巴结开始长大,吃饭喝水越来越慢,身体越来越瘦,我不用费太大的力气,就可以把她抱起来。

有一天,隔壁床的人走了,外婆说,看她临走的时候,好痛苦,喘不动气,憋死了。我和母亲商量,给外婆换到小房间。医生说,只有一个小房间,本来也想把外婆转过去的,怕我们不同意,因为外婆也不行了,那个房间进去的人,都没有活着出来的。我们也只能面对现实了。

等我回到病房,外婆问我:结果出来了吗?我强笑着,说,结果已经给医生了,没什么大碍,感冒引起肺部炎症。她好高兴,说:我就说嘛,一定没事的,出院吧。我说:还是治疗一段时间吧,咱好了再回去。找了个理由,跑了出去,在医院的花园里,我实在不能再控制我的情绪,放声大哭着,心里默念着—我要您活着,我可以让您享福了,您不能这样走。

有一天,外婆睡了,外公在小房间的另一个床上睡着,我也坐在她头顶的沙发上,和她面对面,枕了一个枕头睡着。做了一个梦:我和妈妈在一个非常漂亮的河里划船,河边全是绿草和鲜花,河水清清的,还有鱼儿再游。外婆骑了一匹漂亮的枣红马从远处过来,说要带我骑马去。我上了岸,坐到她的身后,抱着她,她带着我延着河边飞奔着,样子好帅。一会儿跑到山上。山上有一条很窄的路,在半山腰,马儿一声长鸣停住了。

外婆走的很安静,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。只是喘气的频率越来越慢,当最后一瓶点滴拔下的时候,她走了。我的母亲边给她穿衣服,边说:妈,你再也不用打针了,你不是怕了打针吗?以后再也不用受罪了。她们给她穿衣服,我想:我为外婆化装。于是,想骑车回家取化装包,但是,摩托车怎么也打不着火。一看当时的里程表—7444公里。我想,可能是外婆不想我这时候离开她吧。一路跑回家,取了东西回来。给外婆洗了最后一次脸,上了底色,打了腮红,画了唇线和唇膏。依稀看得到她年轻时的风采,她是个漂亮的女人。

结婚之前,外婆日夜赶制了2床褥子,两床被子,用一个大大的有鸳鸯的包袱包着,说:即便以后有一天不在一起了,也不至于把你冻着。跟着老公回家结婚的那天,在车上回头看看送行的家人们,我哭了,当时心里唯一牵挂的,是我的外婆。我不能天天在你身边了,你可是能好好照顾自己?

工作以后,为了能让我回到她的身边,七十八岁的外婆,骑着自行车,到各处去签章,还摔断了腿,一直好几个月才恢复好。她说,就是想让我回来,在她身边才放心。

在结婚的时候,外婆说把她存的钱给我,好好置办婚礼和家用。当时我和我的另一半商量好了,不要家里的钱,因为他的父母年岁也大了,老人存的钱真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,我们现在挣的比他们多的多,以后需要什么,自己存钱买就可以。即便这样,外婆还是硬塞给我两千块钱,说有急用的时候,自己留着吧。

我在外读书的日子,外婆的牵挂总时时在我的身边的。其实当年每次赶着回家的感觉,主要是因为想念外婆;而在外面的日子坚持的理由,也是为了对得起每次离家的时候,外婆把我送到大门口,含着泪水,慢慢的向我挥动着她的手臂,白发随风飘扬的时刻。现在回想起来,依稀是在昨天。

在孩子两岁的时候,因我们工作都很忙,外婆就把宝宝接到她那里带着。毕竟她的年纪大了,行动也不是很方便,被宝宝的童车拌倒了,又一次摔坏了腿。接踵而来的,是持续的低烧。我背她去了医院,做了各项检查。但哪里知道,她再也不可能站起来了。

等我第二天去取CT结果的时候,最不想发生的事情发生了—肺癌。我拿着报告,在医院门口哭着,我不知道我将如何面对我亲爱的外婆。等我平静一些了,拿给一个专家看,我问:她还能活多久?医生说:已经是晚期了,不好说。这个结论另我不知所措了。

这次,又是我哭,外婆她也哭了。其实我那时候看外婆哭的时候,我心里很难过。每次挨打的时候,开始是因为疼,后来是因为内疚。

从小外婆很少打过我,记忆中有过两次。一次是因为早上起来倒尿盆,是我第一次倒尿盆,那时我已经六岁了,她说我该学习做点家务。我用两个指头捏着尿盆的边缘,没端住,洒了一地。她很生气,打了我的屁股。

那些时候,我很喜欢过年,年三十的晚上,外婆总是忙着给我赶制新衣服。每年的初一的早上,我都可以穿着外婆忙了一夜的新衣服出去拜年。我穿补丁衣服,穿到初中二年级,那时我们班只有2个学生穿补丁衣服了,同学们也经常拿我们两个开玩笑,不过好象我们两个从没认为有什么羞耻。也是因为我的母亲为此跟外婆吵了一架,才告别了我的补丁年代。

外婆很节俭,穿的衣服不到实在不能再穿了,她总是要坚持缝缝补补。她自己这样,对家里人也这样。她常说的话是:新三年,旧三年,缝缝补补又三年。有时候妈妈生气,说现在家庭条件好了,你年纪也渐渐大了,孩子们还能让你吃不上喝不上吗?她总说:谁知道以后什么时候再遇到自然灾害什么的。我存着,还不是给你们留的。

我哭啊,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挨她的打,那叫一个冤。等我回过头看我外婆的时候,我看见她的脸上也流着泪水。第二次,是因为刚开始上学的时候,刚学写汉字。老师说我的字不好,让她监督我练习。我草草地写完,想出去玩。她说写得不好,重新写。我腻外了好久,在本子上写着她的名字,后面是—大坏蛋!就这样写了两页,等她老收我作业的时候,气得又把我反到她的腿上,打了屁股。